桂圆果汁!

随缘

是小精灵13~14,都快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个坑…(;•͈́༚•͈̀)

是恶魔侦探哈x邪教圣女(♂)德~超意识流草糊(〃・̆ ・̆〃) ​​​​

因为斯莱特林

那个小小的铂金色孩子正开心的跟在自己身后小跑,汤姆.里德尔有些坏心眼的加快了步伐。
[哥哥~慢一点儿…]刚刚结束分院仪式,荣幸的成为了一名斯莱特林的德拉科.马尔福正尽全力的追着他最崇拜的学长身后。
里德尔家和马尔福家是好友。里德尔的父母因为一场魔法事故去世。那时的里德尔只有8岁,他迫不得已的投靠了马尔福家,成了卢修斯的养子。他见到德拉科的时候对方还只是一个2岁的小鬼,走路都歪歪扭扭。里德尔不太喜欢孩子,尤其是这种年纪的小鬼。
[不要太靠近我。]这是里德尔经常和德拉科说的一句话。但对方因年龄问题完全不了解,每次都会变本加厉的赖在自己身上,里德尔没办法就只能纵容他了。
这一纵容居然就纵容到了德拉科也进入霍格沃兹上学的年纪。
[你跟不上?]里德尔回头问,英俊的侧脸在影印下显得更加立体。[唔…]不想被小看的小家伙撇起嘴一言不发。[好了,不要总是逞强。]里德尔停下脚步对仍旧紧跟不放的男孩儿伸出双臂[来吧,我想早点休息。]
被里德尔抱在怀里的德拉科很快就睡着了。里德尔放慢了脚步,在就要回到休息室的时候顿住了。
[你似乎应该回格兰芬多的休息室吧?]被里德尔的话吓到的人从石柱后面缓慢挪出来。那是一个和德拉科一样大的孩子,只不过他头发凌乱,额头上还有一道闪电形的伤疤。
[我来看看马尔福…我听说他哭了…]男孩儿小心翼翼的开口[我叫哈利.波特…今天我拒绝了马尔福和我做朋友的提议…但我没想让他难过…][但他确实因你难过了。]里德尔冷冰冰的打断哈利的辩解[你应该知道这点。][是的…]哈利心虚的低下头,抓着袍子的手开始泛红。[现在我们要去休息了,你也看到德拉科睡了。]绕开哈利,里德尔面色不善的下了逐客令[你回去吧。]

把德拉科放到自己的单人床上时,那小东西快速的钻进了里德尔的被子里。[…出来,德拉科。]里德尔庆幸卢修斯用金钱带给自己一个宽敞的独立宿舍,此时他不会因为照顾孩子而被室友嘲笑了。[唔嗯~米米…]睡得迷迷糊糊的德拉科向着声音的源头移动,口中含糊不清的喊着里德尔的名字。[米米…?]他伸出白白的小手拍了拍身旁的床铺,那个总是搂着自己睡的温度不在了。德拉科在梦中开始哭起来。[米米!汤米!汤姆…]他花费了一会儿才喊对里德尔的名字,后者无奈的躺倒在了他的身侧。
[睡吧,德拉科。]里德尔伸出双臂搂住德拉科的小身体,吻了吻他的额头。身旁的小东西笑着又睡着了,里德尔才起身换上睡衣,费力的扯出一半被子也入眠。

[德拉科。]里德尔坐在长桌上对着立在门口找不到他的德拉科招手,后者飞快的跑向他。
[为什么自己来了!]德拉科鼓起脸抱怨。[我有早课。]里德尔随意的刮了他秀气的鼻梁,敷衍回答。[哼!]德拉科坐在里德尔旁边,抓起一片巧克力面包大口嚼起来。[慢点吃,格兰芬多的巨怪在看你。]里德尔提醒着狼吞虎咽的德拉科。那边长桌盯着德拉科的目光让他无法忽视。[?谁塞看唔?][先咽下食物,德拉科。][咕!谁在看我呀?]德拉科好奇的扭头问。[一个巨怪罢了。]里德尔托着脸回答,血红的眸子在对上那双翠瞳时充满警告。[汤姆?]德拉科有些疑惑他一直在看什么,顺着里德尔的目光看过去那是波特的位置,而他正低着头吃早餐,好像很害怕。[波特怎么了?]德拉科疑惑的问。[没什么,估计是饿坏了。]

里德尔领着德拉科在校园里散步。酒足饭饱的德拉科大大打了个哈欠,抱住里德尔的腰不动了。[困了?]头顶上方传来的声音让德拉科点点头。里德尔弯腰将德拉科抱起来[回去喽?][嗯…]
一路上爬在里德尔肩头的德拉科捏着他的耳朵睡的香甜。里德尔托着他圆乎乎的屁屁穿过大厅时被几个同级的学生拦住。[一起去图书馆吗?]说话的人是和他关系还不错的本.戴维。[呃…抱歉,我弟弟睡着了…]里德尔示意自己有要事,尴尬的回绝了友人的邀请。[好吧…]本扰扰头[不过你弟弟真可爱。][嗯。]简短的回应后里德尔又回归了安静之中。
那只小手捏了捏自己的耳朵,里德尔无奈的叹了口气。【不要一睡觉就捏我耳朵~】他在心里埋怨道,却无济于事。[呼呀!米米!]睡梦中的德拉科突然大叫起来,震得里德尔耳朵发麻。[怎么了?]里德尔颇为不耐烦的问了一句。[米米带我飞…呼呼…]确定了德拉科是在说梦话,里德尔松了口气抱着他回到了休息室。

当里德尔从卧室里出来时他撞见了守在门口的破特。
[波特先生对地窖情有独钟?]习惯性的开口嘲讽,里德尔知道这份怒火源于他拒绝德拉科的友谊,而让那个满是期待的男孩儿痛哭流涕一夜。
[我…我想邀请马尔福这周和我一起去散步…]哈利含糊不清的解释。毕竟年纪小,总会一不留神就说出实话。[…我不认为他会想和你去。][我想听听他的意见…][他睡着了。]里德尔一字一句都充满对哈利的不满,他插着手满脸不屑。[我…我可以进去吗…?]哈利握紧拳头,脑袋死死低着。[你觉得呢?]里德尔问。[我…][汤米哥哥!]突然,原本熟睡的小东西却满脸惊恐的飞奔出来冲进里德尔的怀里,里德尔顺势将他抱起来面冲自己。[怎么了?][有、有怪物!]德拉科憋着眼泪回答[好可怕…]里德尔伸手抹去那双蓝眼睛下的晶亮,将他包进怀里安慰[不用怕,有汤米在。][嗯…嗯?]察觉到哈利还在一旁的德拉科立刻直起身子,撒娇的一面他除了父母就只想给汤姆看,才不理疤头救世主![那个…马尔福…?]哈利不安的绞着手指,他抬起头对上德拉科的双眼,不安感更加剧了。[我…想和你去散个步…这周…][这周我要和汤米去买糖果!]德拉科有些震惊。在所有人面前拒绝了自己的波特居然又偷偷来向自己献谄媚?德拉科可不吃这一套!他还没消气呢。[这样吗…]哈利失落的再次低下头,狼狈的离开了。[那个…]看到这幅样子的哈利德拉科顿生愧疚,他挣扎着从里德尔怀里下去,追上哈利正要离开的背影。
[你、你、你和我们一起去吧!]该死,为什么反而变成了自己邀请他?德拉科愤愤的想。[可以吗…我不想打扰你们…]哈利有些惊讶,但他忌惮里德尔所以不敢轻易答应。[嗯!不会的…]德拉科也有些不安。毕竟哈利是个格兰芬多,而里德尔最讨厌格兰芬多…
[一起?]里德尔抚住德拉科的头冲着哈利问。[是、是的!]哈利顿时来了精神和勇气,不愧是格兰芬多。







是姬友的突发脑洞,大致是汤姆和哈利都宠爱小龙的甜文~龙喜欢汤多些,对哈利只是友谊上的喜欢(つb´∀`)。我对姬友是百分之百的喜欢!(〃・̆ ・̆〃) ​​​​

是画的很渣的龙♂和龙♀_(:ᗤ」ㄥ)_

是托了好久的中国风的下半部,再一次感谢橘猫太太超可爱的脑洞!(๑◝ᴗ◜๑)

溺爱

最近卢修斯总是无时无刻不守在那间宽大华丽的卧室里。纳西莎有些虚弱的躺在床上看着家养小精灵们忙前忙后。因为纳西莎临近生产了。
[他特别的乖,不怎么折腾我呢…]纳西莎摸着隆起很大的腹部略带遗憾的喃喃自语,又像是抱怨给卢修斯一般。[一个男孩儿应该更活泼一些才好。]
前两个月卢修斯扶着纳西莎去圣芒戈检查了胎儿的情况。在几个魔咒结束后,护士说纳西莎孕育了一个健康的小少爷,卢修斯暗自松了一口气。他并不重男轻女,只不过就当前的局势而言马尔福家里更需要壮大家丁。[卢修斯,我很开心为你继承了铂金荣耀。]纳西莎优雅却激动的对卢修斯诉说,而丈夫更是感激的抱住了自己的爱妻。
小小的婴儿在纳西莎充满安全感的肚子里度过九个多月的时候正式踏入了这个世界。卢修斯抱着怀中又小又红,毛都没有的小豆丁难掩兴奋。小家伙在卢修斯的臂弯里大大的打了个哈欠,然后再度睡过去。卢修斯将婴儿交给纳西莎,满脸汗水却仍旧优雅美丽的女巫接过自己的爱子轻轻抚摸。[德拉科,我最宝贵的儿子,我一定会尽全力去爱你,保护你…]纳西莎面带潮红的轻吻着儿子嫩嫩的额头承诺。[哦~茜茜,我会尽全力保护你们,爱护你们。]卢修斯伸手将妻儿搂近怀里保证。

扶着这个路都走不稳的幼子,卢修斯慢慢带着他走过庄园的花园。[德拉科~爸爸的小龙~这里的花园都是你的。]尽管德拉科此时并不理解他父亲在说什么,可是他还是开心的张开那张还没几颗牙的小嘴,冲着卢修斯大笑。[哦~小甜心~]卢修斯感觉自己的内心被什么击中了。[卢修斯亲爱的~小龙该喝奶了~]纳西莎在庄园的落地窗前冲着卢修斯大喊。
那张樱桃色的小嘴紧紧的吮吸着纳西莎丰满的乳头。纳西莎温柔的抚摸着儿子浅浅的金发,满眼爱意。门外的卢修斯在和他昔日的舍友兼好友斯内普对话。[西弗,我希望你可以做我儿子的教父。]卢修斯开门见山的要求。[…不了,我会吓到孩子。]斯内普脸色阴沉的好像有暴风雨要过境一样。[别这样西弗,我想让你来做小龙的教父,我信任你。]卢修斯知道他总是口是心非。[…好吧…小家伙在哪儿?]斯内普无奈的扶额。他并不反感孩子,前提是他不会给自己的魔药里乱加材料。
小小的婴儿在纳西莎怀里吃饱喝足后便不明原因的哭闹起来,两条小腿使劲在空中乱蹬。[亲爱的!小龙怎么了?!]初为人母的纳西莎顿时慌了神,她僵在椅子上大声呼喊丈夫。[哦!茜茜!]卢修斯终止了谈话,焦急的飞奔进卧室里。[我看看。]紧随其后的斯内普抱起婴儿仔细观察[他有些发烧,大概是冻着了。][那有什么办法吗?]卢修斯愧疚的问。他不该领着小龙在花园内玩耍一个上午。[我会做一瓶魔药来帮他退烧。]斯内普将婴儿包裹严实后还给纳西莎并嘱咐道[不要总是领这么小的孩子去户外。]
送走斯内普后,卢修斯安慰着哭泣起来的爱妻。[别哭茜茜,我们的小龙是优秀的马尔福,不会有事的。][可是、可是…]纳西莎打着嗝反驳[他那么小…只有…嗝…1岁不到…]是的,我的可怜的小龙…卢修斯在心里狠狠辱骂自己。
两天后,斯内普将魔药融进奶里喂给德拉科后,小家伙又开始生龙活虎的,但卢修斯却再也不敢领他出去了。

德拉科5岁的时候,一个小男孩该有的顽皮也在他身上逐渐显露。
[爸爸!看招!]拿着一根仿真魔杖的德拉科笑盈盈的对卢修斯施咒[门牙塞大棒!][德拉科!]卢修斯有些生气儿子用魔杖指向自己,尽管他十分确定那根木头棍子什么威力也没有。[爸爸…]被卢修斯的严厉弄得紧张的德拉科紧紧握着魔杖瑟瑟发抖。[爸爸告诉过你不要用东西指着别人。][对不起爸爸…]德拉科委屈的低下头认错,脚尖相互摩擦。[小龙…爸爸说过这很危险,尤其是你拥有一根真正的魔杖的时候…][我知道了…爸爸…对不…]在德拉科话语未毕的时候他便一头栽倒在地。卢修斯惊慌失措的横抱起儿子并告知了斯内普。
[他身体不好,经受不起刺激。]斯内普给德拉科加了几个镇静咒语后便平静的数落起老友。[他怎么样?]卢修斯脸色煞白的问,自己的儿子仍旧双眼紧闭的平躺在床上。[除此之外并无大碍。]斯内普收拾好东西准备离开。[西弗,谢谢你…]卢修斯略带歉意的道谢。[客气…]斯内普头也不回的离开了马尔福庄园,他不会告诉卢修斯这出晕倒尽然是德拉科的小诡计。

14岁的德拉科再一次晕倒在马尔福庄园的大厅里。卢修斯又一次将身体变得纤长的儿子横抱起来走向卧室。
斯内普在接到求助后火速幻影移形到卧室里。
[西弗…我儿子又晕倒了…]卢修斯攥着儿子冰凉的一只手说道。那个平躺在床上的男孩儿一动不动。这副样子斯内普看了9年,这孩子居然还没玩腻。[我看看…]斯内普托起少年的后颈,对着那片人中处的皮肤用力一掐。
[啊啊啊啊啊啊好疼啊!]德拉科眼泪花花的弹起来咒骂[谁!谁掐我!!][是我…]斯内普黑着脸回答。[…哦…教父…]德拉科有些无趣的垂下头。[德拉科你没事吧!?]纳西莎风风火火的闯进来一把搂住儿子[妈妈要吓死了!]被勒的有些喘不过气的男孩儿挣扎着掰开纳西莎环在他脖子间的手臂[妈妈…我没事…][哦~我的小龙~你的人中怎么了?]纳西莎抬起头摆正德拉科的小脸问。[这是教父的急救手段。]德拉科略带抱怨的瞪了斯内普一眼。[亲爱的,你应当感激你的教父,他救了你9年。]卢修斯为这个被自己惯坏的儿子感到一丝气馁和不屑。[好的好的爸爸,那您为什么不让我住在教父的家里一阵子?]德拉科烦躁的揶揄着,他的父亲却略带得意神色的批准了他的提议。 [那么你就和教父去住一段时间吧。]

德拉科提着缩小的行李箱跟着斯内普进了房间。
[你睡这间,你可以随意使用房间内的东西。]斯内普冷冰冰的嘱咐后便关上门离开。德拉科一屁股坐到大床上。房间里都是魔药的味道,时断时续。[啊…和教父开启了一个月的相处时间…德拉科你真是个天才…]他自嘲着翻了好几个白眼,一只脚高高翘在腿上晃悠。[…]躺了一会儿德拉科有些无聊的坐起来,换上一套比较悠闲的衣服。[德拉科。]斯内普不知道什么时候进了房门,德拉科被他低沉的大提琴嗓音吓了一跳,扣扣子的手僵在一起。[…我想让你和我一起去一下魔药间…]斯内普亲自弯下身,给这位娇生惯养的少爷系好扣子。[您的魔药间?!]德拉科兴奋起来,跟着斯内普一同离开了房间。

德拉科坐在椅子上的一刻开始他就后悔起来。如果不是自己过于胆小懦弱,他的父母也不会被伏地魔折磨,教父也不会背叛他们。德拉科死死捏着黑西装的下摆,咬着嘴唇不说话。他知道伏地魔不会再重用他们一家,其他食死徒也会看不起他们。
【但是无所谓。】德拉科想【我的父母都还活着,这最好不过了。】
当枕长的会议结束后,德拉科挪动着有些麻木的双腿回到了卧室。他的父亲正坐在床边的皮椅上;他的母亲平躺在床上,此刻还在恶咒的作用下陷入昏睡。卢修斯温柔的摸着爱妻的脸,不语。
房间内一片死寂。
[父亲,我真的对不起…]德拉科害怕的往后挪了挪,手指不安的搅动在一起。[你不用感到不安,小龙。]卢修斯仍旧背对着德拉科,语气毫无起伏。德拉科咬着下唇不作声,脑子里却回想起三年级的一个假期前,自己即将收拾好行囊离开。哈利站在他的宿舍门前等他出来。[你找我?]大约是没有料到死对头会出现在自己门前,德拉科颇为意外的问他。哈利红了脸,一伸手将德拉科拉进怀里[我想让你听一下…我喜欢你这件事…][…]德拉科安静的听完哈利的告白,然后他们接了吻,在屋内来了一场青涩却甜蜜的性爱。临走时,德拉科送给了哈利自己最喜欢的一支笔以督促他好好记笔记。
[德拉科…?]良久,他听见有人在叫他,他快速的抬起头对上纳西莎担忧的眼神。纳西莎不知何时醒来了,她已经坐起来准备走向儿子。[不妈妈,我很好,您躺下吧。]德拉科急忙轻轻将纳西莎的身子按回床上。[您伤的很重。][没那么严重亲爱的。]纳西莎满脸疲惫却笑盈盈的安慰儿子。每个母亲总有办法让孩子哭出来,现在德拉科哭的一塌糊涂,即使他已经16岁了。
等大战结束了,他就打算向父亲提议再也不要参与任何一方了。

现在他一抬眼就能看到哈利那有些泛着胡渣的下巴。
【这是怎么回事?】德拉科懒懒的回想。
他在圣芒戈担任主治医疗师已经5年了。每次那间给奥罗们开设的病房总是能不留空床的躺满。
[因为你们我又要加班了!]德拉科故作严厉的大声呵斥道。[嘿嘿,您别生气啦~]一个哈利的下属有些不怀好意的打趣他[队长他已经准备好道歉礼物了。][那和我有什么关系?]德拉科冷眼回答,给伤员止血的手却出奇的温柔。[啧啧,您怎么也是这样,喜欢队长就去告白啊…这两天队长一直都在念叨您是不是讨厌他什么的…][…]德拉科无视那个奥罗,转身端着医疗盘离开,头也不回。
[马尔福!]哈利宏亮的声音回荡在整层楼道里。[安静,这里都是伤员。]德拉科咬着那支带有独角兽标志的笔示意他放低音量。[哦,对不起…只不过我在想…][?][当时在学校的时候,我对你告白后,你送的我那支笔…我有好好用它学习…所以…][所以?]德拉科挑起一侧眉毛暗示他继续说下去。[所以,你可以告诉我你的答案吗?]哈利有些害怕的问。[…我的答案是…]德拉科故意拖了长音,引得哈利一震心惊肉跳。[我喜欢你。]

[然后我就被干了个底朝天。]德拉科搂着斯科皮和阿布思,讲起他和哈利当年的故事。
[那爸爸您很痛吗?]斯科皮心疼的问,抬手摸了摸德拉科的脸。[今天也不会让父亲欺负您。]阿布思有些愤怒的拦住了刚下班想扑到德拉科身上的哈利。[???所以?为什么这么区别对待?!]看着两个已经拔高的少年一个死死护着自己的爱人,而另一个继承自己外貌及胆量的儿子却将自己拖出房间时,哈利内心一片哀嚎。
德拉科笑着借着斯科皮的力道站起来,他想【自己真是被溺爱了一辈子啊。】
END




姬友送给我的迟到的国庆节礼物,大体就是大家和龙的互动?人物性格可能会有些她自己的设定吧。总之谢谢姬友!我爱她一辈子~(๑◝ᴗ◜๑)

感谢橘猫太太提供的超可爱的脑洞(*´∀`)~♥~画了上半_(:ᗤ」ㄥ)_